远程工作让故乡不再遥远

有次回家,坐的火车是上海到乌鲁木齐的,卧铺同一格就有两位老大妈,都是看望完在上海工作的儿女回新疆。其中一位还带着她百病缠身的老伴(那个爷爷神智都不太清楚了,说不清话,吃饭需要老伴帮忙,自己也爬不上中铺…),就是这位大妈,当火车在兰州停车的时候,毫无征兆的咚一声从过道边的小椅子上一下倒在了地上,我离她只有两个座位远,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别人晕倒…我赶紧跳起来去找乘务员,想让她通知车长安排尽量先别开车,需要的话把老人家送下车去急救。其他人则在原地做掐人中之类基本的急救,可等我回去没一会车还是开了,乘务员随后也赶了过来,幸好,在混乱中过了一会,老太太慢慢睁开了眼,后来知道还好、她主要是有低血压,并不很严重。不过让人更加感到辛酸的是,她的老伴在这一过程中似乎是搞不清发生了什么,或许是我没注意到,但他应该是也没有能站起来一下。

其实这事最近一直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,不只是因为吓人的晕倒瞬间,更多的,是联想到这简直是新疆、甘肃、内蒙、云南等所有欠发达地区千万普通家庭的一个缩影,当然包括我自己,以及我见到、认识的很多同学、老乡、朋友,我们在外面上了几年学,就发现回家已经不可能找到合适的工作(几乎除非当公务员),很多人想的简单,在外面闯,稳定了把父母接来。可是逐渐长大了,才发现现实并没那么简单,就算父母愿来、能来,可估计自己在这些大城市都站不稳,就更别提接父母了。于是无数这些小地方来的青年,也许还是拿着家里大笔资助,硬着头皮在大城市交个首付先定居下来,然后就出现了前面那幕,父母实在想念,从遥远的家乡乘几天几夜的火车前来看望,由于不适应呆不了几天又回去,回到那安逸但却孤独的家。当然同样的,父母在家有个三长两短,子女也不是能一下赶回来的。不用多说了,大家都能想象并理解到这情形里双方各自的纠结与无奈,以及思念和守望。

刨去短暂的坐班创业经历,我从工作第一天起就一直在家远程工作。暂不探讨这形式的利弊,至少它暂时帮我缓解了离家千里不能归的焦虑,我也相信长此以往,不失为一个不错的方向。不过这种机会在国内还很少,又大多集中在那么几个行业。个人有个小小的理想就是能为推动远程工作在国内的普及做些事情,毕竟我们地区发展的巨大差距造成的人口流动太大了,而其中又有太多的不得已。不过无论怎样,都不是要鼓动别人做这种选择,只是希望能让更多有需要的人,了解这一选项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